屠秃秃

弓枪弓,主影弓/红茶,3208245921,……求各位库丘林来找我玩吧(毫无尊严)

凉了,考试之前出货+极大成功
凉透了呀

看完小真东的克苏鲁跑团被洗脑

啤酒真凉,我还坐在大钟旁,真吊。

啊啊啊赶在Emiya生日的最后半个小时勉强画完了(草稿)😭
画了个(完全看不出来的)喵喵影茶!
Emiya生日快乐!
细化什么的明天再说,明天再说………

昨晚抽的……黑茶大号小号全部白嫖的二宝,大号还出了黑呆,当时差点从上铺一跃而下,太兴奋忘了发lof
小号120颗石头,大号150颗石头,这次掉率好感人……攒石一直攒到现在,池子估计被我感动到了……😭😭😭
太开心了简直不知道说什么好,黑茶的关于圣杯的语音听得我哭了半天,太心疼了啊😭😭😭
我永远爱Emiya啊!!!!

The Arrow Of Druid

噫呜呜噫太感动了啊啊啊啊啊啊😭
这么短时间写的这么棒我旋转爆炸上天😭😭
我太爱这个生日礼物了😭😭😭😭😭
表白表白表白!!!!

毕方:

HB to @屠秃秃
*梗来自魔女集会
*性暗示注意


库丘林点起烟,上半身靠在窗前向外望去。
窗外已经下起了小雨,雨水低落在繁密地铺盖在半空中的阔叶上,沿着树叶纹路汇聚成更大的雨滴后再重重地砸进泥土里。雨中站着一位持着弓蓄势待发的少年,他左眼带着眼罩,近似兽瞳的右眼盯紧眼前丛林灌木下躲雨的兔子,而锋利的弓箭正准备向这只毫不知情的小猎物问好。
被拉扯到极限的弓弦干燥地叫嚷起来,伴随咻的一声,弓箭自少年的手中弹出,它刺破林中深绿色的空气和硕大的雨滴,穿梭于林木之间——最后一头扎进枯老的树皮里。
距离目标相差三米以上。
受惊的飞鸟和野兔争相逃跑,它们匆匆忙忙地融合进了森林的更深处。


库丘林不可抑制地颤抖着笑起来,连烟灰都被抖落掉了一节。站在外面的人似乎意识到了库丘林的反应,但打算置之不理,把回收箭作为首要任务进而走出木屋的前院。
“喂,小鬼。”库丘林打开门后倚在门框上向少年吆喝。“雨要下大了哦,进来吧。”
“我先把箭……啧。”少年话音未落,本被插在树上的箭开始松动,接着径直擦过他的毛茸茸的大耳朵耳侧飞回库丘林——身为德鲁伊的库丘林的手里。这使少年不得不望向倚在门口的男子,并与对方不加掩饰的戏谑的眼神对视。
“吃完饭才有信心继续练习,而且我也饿了。”库丘林把玩着手中的箭走回屋内,末了补充道:“正好我从城里带回来些肉——那么拜托啦,Emiya。”


Emiya是被库丘林带大的兽族少年,他的族人拥有一部分与猫或犬相同祖先的基因——古猫兽。这使他们一族习惯于在幽深的丛林中狩猎生存,天性也更为谨慎凶猛。
而库丘林是受凯尔特人民爱戴的德鲁伊,一位在人类文明与自然文明间游走自如的伟大魔法师,一位喜欢在深林中回归自我的贤者——顺便在这样的过程中捡了一个瞎了左眼的兽族小崽。
不。当时的库丘林抱着嚎哭的幼崽叹气。不,这简直比让我刻一万块卢恩石还痛苦。


——而在幼崽匍匐在库丘林的腹部并打算继续向前寻找奶源的时候,库丘林就在暗暗决定以后一定要让Emiya天天做料理作为补偿。
三秒钟后,库丘林第十四次把叼着自己胸前布料的小鬼推了下去。


“所以你已经决定了吗,离开我后以用那向技能生存?”木桌上的饭菜升腾着袅袅白烟,库丘林深吸一口后感慨,并深切体会到了教育事业的艰辛。“你那份想要融入人类社会的决心让我有些意外——不过我无权干涉你。”
Emiya无视掉他的这套说辞,语气有些冷淡:“不,你有权利。当时是你救了我。”
“但我总不能现在把你放逐到森林里吧。”
“所以你想让我一直生活在你的庇护下吗,Caster?”Emiya用了小时对库丘林的称呼。
“难道割掉耳朵和尾巴强行融入那边的世界就是你唯一的生存目标吗?”
“至少我没有在逃避。”
“够了,小子。”库丘林打断他。
其实库丘林早就该考虑到一开始以培养正常人类孩子的方式培养Emiya的风险——这势必会让Emiya抛却天性,踏入繁华的人类文明世界,学会一般人都要学会的伎俩伪装自己,同时还要承受巨量的偏见与歧视。
而现在库丘林内心的一角已被一种类似于母爱的情绪占满,他从未意料到自己会如此担忧一个小家伙的未来——他在努力克制这种情绪。


“还有发情期。”库丘林在进食五分钟后再次开口,“发情的时……”
“我会抑制住自己的!”Emiya有些害羞,立马打断库丘林带有揶揄意味的发言。
“我的屁股告诉我你在撒谎。”
“那就对你的屁股坦诚相见好了。发情的时候,专门来找你缓解——这样可以吧?”
“我以为你把我当做家长看待的?”库丘林装作不可思议的样子看着对方。
“家长可不会在孩子发情的时候爬到他的床上……”Emiya小声嘟囔过后一口气将汤喝完,随后红着脸离开了饭桌。


Emiya发情的时候,整个卧室的空气都是潮湿而浓郁的。当库丘林踏进屋内的时候,就明显感受到了那种气味特有的张力与敌对性。Emiya正在背对着他沉睡,他轻手轻脚地把调制好的药水放在床头,悄声坐在Emiya的床边。
Emiya的感知能力严重迟钝化了——两分钟之后他才意识到有什么东西正在他的身旁,他翻身翻到一半时胸膛突然被一只手掌按住,上方传来了熟悉而温热的气息。
“别害怕。”声音朦胧地敲击着Emiya的耳膜,他感觉到几丝清凉的快意正沿着对方的手指扭曲攀爬到自己的身体各处。“喝下药,然后做个美梦。”
不要。Emiya内心反抗道,他现在拼命地想得到谁的慰藉——单纯地谈几句话也可以——他联想到了小时被猛兽抓烂左眼后孤身无助的情景。Emiya覆上库丘林按着他的手,凝视着上方被黑暗笼罩的人影。
“不要。”
“在撒娇吗?”
“……不要。”
“喝下药会好受很多哦。”
“不要,Caster。”
上方传来了低沉的笑声,这样的笑声属于知性成熟的库丘林。Emiya有些着急,他不知道现在红着脸撒娇的样子有多么糟糕,他现在只想抱住库丘林。一些暧昧而模糊的幻想充斥在他的脑海里,一些有关库丘林的——性幻想。


第二天等他问库丘林有关昨晚的事情时,对方给予了一个模棱两可的调侃性质回答:“我只能说,好在你的性器官发育成熟了。”


雨更大了。
Emiya望向窗外,望向刚才自己练习射箭的前院沉默不语。
库丘林走过去,将新做好的一只箭放在Emiya的面前。箭尾是一缕血红色的羽毛,如同某个人深不可测的瞳孔的颜色一般——新箭相当漂亮。
“总之,等你射中第一只野兔之后再考虑如何脱离我吧,嗯?”

以后就把临摹和(偶尔出现的)摸鱼全都丢这边吧
每次临摹完就想跪在地上给被我临摹的太太们道歉…。
这次是累爹的。
(不要脸打个tag)

😭我这个小辣鸡终于画完了
吹一波自己小儿子
然后猝死在sai前

太…太惨了
我就切出去刷了一下空间,再切回来看的时候发现我又被人抓监狱里去了?!?!
到底是哪位大侠干的我把你头都打爆!!
我儿子好冷啊!一直在抖啊!他好害怕我好心疼!!!

悄悄亲亲自己可爱的儿子……
顺便这儿是个画角生寒的武当,欢迎找我玩——!

不是我说……官方这个红茶长发也太丑了吧……想干嘛啊?这么生硬就接上去跟接了片布一样